新综述|干细胞在9种皮肤病上的研究,具有治愈的潜力

2700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细胞疗法在过去几年中受到了广泛关注,200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联合授予了Mario R. Capecchi、Sir Martin J. Evans 和 Oliver Smithies,以表彰他们发现了通过使用胚胎干细胞在小鼠体内引入特定基因修饰的原理。


干细胞是存在于不同组织和器官中的未分化细胞,具有自我更新、多向分化和可塑性的三个标志性特征。干细胞治疗所针对的适应症较为广泛,因此,新药和临床试验规则将“干细胞衍生产品”纳入新药管理范畴。在皮肤疾病的治疗研究上,细胞疗法已在几种难治性病症中进行了尝试,并取得了一些成功。发表在《Indian journal of dermatology》上的一篇综述,很好的总结了细胞疗法在皮肤病学上的临床研究现状。

新综述|干细胞在9种皮肤病上的研究,具有治愈的潜力(图1)


骨髓中含有造血干细胞间充质干细胞造血干细胞可以从骨髓和脐带血中提取,用于免疫消融后的自身免疫性疾病。造血干细胞可以来自同一供体或来自HLA匹配的供体(同种异体)。间充质干细胞的来源较为广泛,包括骨髓、脐带、胎盘、外周血、皮肤、肺、胎儿组织、脂肪组织或羊水。与造血干细胞相比,间充质干细胞由于其低MHC表达而具有低免疫原性,并且还具有免疫调节作用,因此在包括炎性疾病在内的许多疾病中具有实用性。


01 干细胞治疗天疱疮


尽管天疱疮的一线治疗仍然是皮质类固醇和其他免疫抑制剂,但对一些患者仍然治疗无效,因此探索其他疗法势在必行。一些研究表明,造血干细胞疗法已成功用于天疱疮。建议的作用机制是移植的干细胞重建免疫系统,自身反应性免疫细胞的数量下降,这有助于恢复免疫平衡。


有来自印度和国外的病例报告和小型病例研究中,使用不同的动员和预处理方案成功治疗顽固性天疱疮,包括自体和异体造血干细胞治疗。

新综述|干细胞在9种皮肤病上的研究,具有治愈的潜力(图2)

干细胞治疗天疱疮临床研究汇总


现有文献表明造血干细胞疗法对天疱疮具有一定疗效(推荐等级C,证据级别4);但仍需要进行长期随访的大规模多中心研究结果来确认。


02 干细胞治疗系统性硬化症


在寻找明确的疾病改善治疗方法时,系统性硬化症是最先接受干细胞治疗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之一。干细胞治疗的潜力在三项随机对照试验(RCTs)中得到了很好的研究,即美国硬皮病干细胞与免疫抑制试验(ASSIST,2期,19名患者),自体干细胞移植国际硬皮病试验(ASTIS,2期 3,156 名患者)和硬皮病环磷酰胺或移植研究(SCOT,第 3 期,75名患者),尽管方法学略有不同,但所有研究都表明自体干细胞治疗是一种有效、安全和可行的治疗系统性硬化症的方法(证据级别 2a、2b。4)。

新综述|干细胞在9种皮肤病上的研究,具有治愈的潜力(图3)

干细胞治疗系统性硬化症临床研究汇总


欧洲血液和骨髓移植学会和英国血液和骨髓移植学会在评估风险和益处之后,将自体干细胞治疗严重耐药性疾病归类为“临床意见”。


03 干细胞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


间充质干细胞的治疗潜力已在包括系统性红斑狼疮在内的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中得到探索。间充质干细胞治疗可降低疾病活动度、改善肾功能、减少自身抗体产生、外周Treg上调以及Th1和Th2相关细胞因子之间的平衡重建。免疫调节和再生的特性使间充质干细胞成为系统性红斑狼疮有前途的新疗法。

新综述|干细胞在9种皮肤病上的研究,具有治愈的潜力(图4)

干细胞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临床研究汇总


04 干细胞治疗银屑病


尽管近年来在阐明银屑病发病机制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但确切的机制尚不完全清楚。目前,有研究者已经注意到某些类型的干细胞功能障碍,可能是银屑病炎症反应失调的主要原因。这一想法起源于一例接受造血干细胞治疗并随后实现长期缓解的银屑病患者。相比之下,银屑病供体骨髓移植后获得性银屑病病例也有报道。这表明造血干细胞在疾病发病机制中具有重要作用。


间充质干细胞也已在少数研究中取得成功。临床益处可能归因于间充质干细胞移植或其旁分泌或免疫调节作用。然而,成本效益高、安全的替代品的可用性阻碍了干细胞移植作为治疗银屑病的可行选择。


05 干细胞治疗大疱性表皮松解症


迄今为止还没有针对这种遗传病的特定治疗方法,目前正在研究各种治疗方式,旨在纠正潜在的遗传缺陷并恢复皮肤屏障。来自供体的间充质干细胞可以皮内或静脉内导入,可能有助于缓解症状。


在Conget等人的一项研究中,两名患有严重全身性隐性营养不良性大疱性表皮松解症 (EB) 的患者,接受皮内注射同种异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治疗,12周后治疗部位周围的溃疡完全愈合。


06 干细胞治疗硬化性粘液水肿


硬化性粘液水肿是一种罕见的慢性纤维粘液性疾病,其引起的呼吸系统并发症导致较高的死亡率。一项研究报道了五名接受高剂量化疗和干细胞拯救的患者,发现大多数患者得到持久的缓解。而另一项通过化疗和自体干细胞移植成功治疗硬化性粘液性水肿的研究中。患者在 6个月时完全康复,移植3年后患者仍继续处于缓解期。


07 干细胞治疗伤口愈合


在适当的刺激下,表皮干细胞具有再生表皮和分化成各种细胞类型和组织的潜力。这一特性可用于促进慢性不愈合伤口的愈合。间充质干细胞已被证明通过减少炎症、促进血管生成和减少疤痕来促进伤口愈合。在一项研究中使用专门的纤维蛋白喷雾系统成功地将人类间充质干细胞应用于不愈合和急性伤口,证明了干细胞治疗对糖尿病足溃疡的疗效。


08 干细胞治疗脱发


尽管细胞疗法在头发修复中的应用相对较新,并且干细胞分离技术多种多样,但迄今为止在雄激素性脱发 (AGA) 和斑秃 (AA) 研究中的结果都是有希望的。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抽脂法收集自体脂肪来源的基质血管细胞并注射到20名斑秃患者的头皮中,在3个月和6个月的随访中,发现所有患者的毛发生长具有统计学意义。另一项研究通过将人类毛囊进行离心分离获取到的成体干细胞,注射到11名雄激素性脱发患者的头皮中,头发密度和数量增加。


09 干细胞应用于美容医学


脂肪来源的干细胞已被证明可激活纤维细胞并分泌各种生长因子,从而在皮肤中产生抗氧化、色素淡化和伤口愈合作用。在一些动物模型中已观察到具有淡化皱纹的作用。纤维细胞在伤口愈合和恢复丢失的真皮成分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美容医学中显示出广阔的前景。


小结


细胞疗法在皮肤病学中取得了进展。干细胞可以根据其来源和分化能力进行分类。在皮肤中,它们存在于毛囊间表皮、毛囊、真皮和脂肪组织中,有助于维持正常的皮肤稳态以及损伤期间的修复和再生。鉴于其独特的特性,它们已被用于治疗多种皮肤病,包括系统性硬化症、系统性红斑狼疮、硬化性粘液性水肿、脱发、Merkel 细胞癌、寻常型天疱疮、牛皮癣、伤口愈合、大疱性表皮松解症,甚至在美容医学中,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细胞疗法的出现无疑使我们更接近于治愈以前被认为无法治愈的疾病。




参考文献

[1] Khandpur, S., Gupta, S., & Gunaabalaji, D. R. (2021). Stem cell therapy in dermatology. Indian journal of dermatology, venereology and leprology, 87(6), 753–767. https://doi.org/10.25259/IJDVL_19_20

[2] Menaa F, Shahrokhi S, Shastri VP. Corrigendum to “impact and challenges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in medicine: An overview of the current knowledge”. Stem Cells Int. 2019;2019:5493654.

[3] Oyama Y, Parker ER, Brieva J, Guitart J, Statkute L, Verda L, et al. High-dose immune suppression and autologous hematopoietic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in refractory pemphigus foliaceus. Bone Marrow Transplant. 2004;34:1097-8.

[4] Pasquini MC, Voltarelli J, Atkins HL, Hamerschlak N, Zhong X, Ahn KW, et al. Transplantation for autoimmune diseases in North and South America: A report of 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Blood and Marrow Transplant Research. Biol Blood Marrow Transplant. 2012;18:1471-8.

[5] Xu J.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mesenchymal stem cells for systemic lupus erythematosus. Adv Exp Med Biol. 2018;1089:73-85.

[6] Chen H, Niu JW, Ning HM, Pan X, Li XB, Li Y, et al. Treatment of psoriasis with mesenchymal stem cells. Am J Med. 2016;129:e13-4.

[7] Conget P, Rodriguez F, Kramer S, Allers C, Simon V, Palisson F, et al. Replenishment of type VII collagen and re-epithelialization of chronically ulcerated skin after intradermal administration of allogeneic mesenchymal stromal cells in two patients with recessive dystrophic epidermolysis bullosa. Cytotherapy. 2010;12:429-31.

[8] Otero-Viñas M, Falanga V. Mesenchymal stem cells in chronic wounds: The spectrum from basic to advanced therapy. Adv Wound Care (New Rochelle). 2016;5:149-63.

[9] Illa I, de la Torre C, Rojas-Garcia R, Altes A, Blesa R, Sierra J, et al. Steady remission of scleromyxedema 3 years after autologous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An in vivo and in vitro study. Blood. 2006;108:773-4.

[10] Gentile P, Scioli MG, Bielli A, Orlandi A, Cervelli V. Stem cells from human hair follicles: First mechanical isolation for immediate autologous clinical use in androgenetic alopecia and hair loss. Stem Cell Investig. 2017;4:58.

[11] Kim WS, Park BS, Park SH, Kim HK, Sung JH. Antiwrinkle effect of adipose-derived stem cell: Activation of dermal fibroblast by secretory factors. J Dermatol Sci. 2009;53:96-102.


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相关文章